「我心裡有一個很深的地方,非常堅定自己有一個夢想,也非常清楚自己想回來的理由:讓台灣更好。」

—— TFT第二屆教師 鄭雅心
Teach For Taiwan是一個兩年全職的教師計畫,我們在尋覓來自多元背景的你,不論你是應屆畢業生或跨領域工作者,我們期許有能力、有使命感的你加入我們。兩年計畫期間,我們將提供你500小時專業的培訓課程與支持系統,致力提升你的教學品質與領導力,短期內協助孩子擁有平等優質的教育環境,長期我們希望看見一個由新世代青年發起的運動,從各領域發揮影響力,為社會帶來正向改變,讓孩子的出身不再限制他的未來。

第四屆教師招募影片

TFT故事集

【老師】張渝婷
【老師】何雪菁
【老師】宋婉榕
【老師】鄭雅心
【老師】許淙閔
【老師】李珊
【老師】李思慧
【老師】徐凡甘
【校長】伍麗華
【教師家人】珊媽
張渝婷
TFT第二屆教師
服務於雲林縣古坑鄉
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學士
蘋果日報動新聞編輯

我是張渝婷,我是TFT的第二屆教師,目前服務於雲林古坑。

原本在媒體業工作的我,從未想過會成為一名老師。因為媒體的動盪,讓我開始正視媒體識讀教育的重要性,但我沒有教學經歷,正想著該從何開始時,我因緣際會在網路上搜尋到TFT,知曉兩年的教師計畫,看到簡章上的教師特質需求,例如同理心、解決問題的能力,發現這些跟自己所具備的相當符合,或許我也有成為好老師的可能!於是立刻投了申請表。

我曾擔心我是否能勝任教師這份專業的工作,但TFT完善的培訓系統讓我很放心。TFT不僅有具備教育專業的督導來幫助我們進入現場,還會根據我們在現場的狀態來調整課程,這樣的系統讓我能夠專注在教學。無論是教學上的困難或情緒上的困擾,我覺得TFT都有足夠的資源來幫助我們走過難關。此外,我認為一個好的老師同時也是一個好的領導者,在這裡我們學習如何領導一個班級,在職場上我們學習如何領導一個團隊,這份能力在未來仍然是很受用的。若要我再一次選擇,我依然會投下申請書,在教育現場的收穫真的太多太多,在這裡能獲得的感動跟價值是在一般工作現場上無法得到的。

這一年多來我有無數個「第一次」,包括第一次教國語數學、第一次跟小朋友近距離的接觸,還有第一次接觸教育的專業課程等等。以前我覺得無法做到的事,現在我都一一完成了。曾經,有個孩子本來不喜歡參與學校的活動,在我的鼓勵跟陪伴下他就願意去參加了,回來後他跟我說:「老師,好險我有去啊!我覺得很開心、很值得。」這個經驗告訴我凡事都充滿了可能性,而我真實的「用生命影響生命」。我理解到我們的影響力是持續的,同時這也讓我確信自己一輩子都會關注教育的議題,在未來我仍可以用生命去創造更多可能。

因為TFT我更了解教育不平等的議題,也意識到光靠一個人的力量無法立刻改變,要改變教育不平等需要各領域的人共同關注,因為教育就是我們的未來,你,就是那個未來的關鍵。

我為未來而教,我為台灣而教。

何雪菁
TFT第二屆教師
服務於台南市後壁區
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
原聲協會志工

我是何雪菁,我是TFT的第二屆老師,目前任教於台南市後壁區。

做為一個資源一直很豐厚的孩子,我常常在想,能不能把這樣的資源與幸運,回饋給滋養我的社會。最後我發現,參與教育和TFT是一條很棒的路,因為在這條路上,我可以成為他們的陪伴、和他們一起翻轉生命、一起探索善良的可能性。

在決定成為TFT教師的時候,其實身邊有很多長輩,會質疑我的選擇,不懂為甚麼我明明有更好的人生發展,卻選擇去當國小老師。此外,內心的阻力有時候也讓自己感到退卻,我會一直很擔心自己沒辦法成為好老師,而浪費了這兩年的光陰,也消費孩子的兩年生命。後來,我轉換了自己的思維模式,以前的我只走有把握的路,但TFT讓我看見它的意義,讓我願意為了它離開舒適圈,去努力、去冒險。我發現,當我開始付出行動與努力的時候,其實那一切就不會浪費了。因為在過程中,我總是去探索、去學習,也因此接觸到許多完全沒有預期到的事情。而這樣的勇敢,才是真正為自己負責、為我和長輩間的關係負責。

在當教師的過程中,常常感覺到自己在等待,等待著學生的改變。然而在改變發生之前,必須嘗試過無數次,必須面對學生負面的情緒和外在的阻力,卻仍然堅持。這種冒險精神與執著的鍛鍊本身就是收穫了,因為我慢慢發現:學生的改變或許不可期,但自己的改變正一點一點發生。我變得更具韌性、有更高的挫折復原力以及更長遠的視野。如果說這兩年的經驗真的能為台灣的未來帶來什麼,我想就是這樣一個相信改變、持續願意改變的自己吧!

始終對於語言學習和研究有興趣的我,在教師經驗中體驗到了語言的可能性和彈性,我希望帶著這樣的能量再次投入語言的理論研究或者應用當中。結合在TFT的成長與自身語言的專長,我相信自身的改變必能進而改變台灣的未來。

我為孩子心中的良善而教,我為台灣而教。

宋婉榕
TFT第二屆教師
服務於雲林縣北港鎮
體育大學技擊運動技術學系學士
領有中等教師證
亞運國家代表隊選手

我是宋婉榕,我是TFT的第二屆教師,目前服務於雲林縣北港鎮。

我是個出身於竹北,由奶奶帶大的孩子,在國小三年級時遇到我的啟蒙教練,他的鼓勵給我很多啟發,後來在大學時我聽了TFT創辦人劉安婷的演講,她對於教育不平等議題的關注以及想讓台灣教育變得更好的理念,讓我深受感動。我認為能夠讓孩子看見更多可能性的老師非常偉大,也因此想去現場付出更多的自己,和孩子一起成為更好的人。國立體育大學畢業後,我順利取得教師證,雖然身旁的朋友都建議我去考正式老師,但想起那場演講,讓我有一種使命感想要參與TFT,覺得現在不報名以後一定會後悔,於是毅然決然地申請TFT教師計畫。

我覺得TFT團隊就像黑暗中的螢火蟲:一隻螢火蟲發光的亮度有限,但是當一群螢火蟲集結在一起發光時,那個力量是很強大的。TFT給我這樣團結的感覺,大家一致地朝教育平等努力,而彼此的關係就像家人一樣,每個人總是不藏私地分享,想讓彼此更好。我還記得暑期培訓初期,大家上完課聚在一起分享心情,剛認識不久的我們,居然能夠說出很內心、很真實的話,甚至真誠地哭了。我覺得TFT給我一股很溫柔、很包容的暖流,讓我在這裡可以很真實地做自己。

此外,TFT的培訓課程讓我很有收穫,它是很多元的課程,講師們提供大家多元的想法、理念,我像是從做中學的學生,從課程中提取我可以使用的方法,試著去解決現場遇到的問題。碰到大難題時,我還可以尋求TFT督導的幫助,他們會和我分享許多真實的案例,讓我更有能力解決實際面的問題。去年,我遇到一個非常不愛運動的孩子,一上體育課就變得懶洋洋的,過程中我試了很多方法,都沒有明顯地改善,最後我嘗試讓他擔任領導者,帶領大家運動、慢跑。過程中,慢慢起了化學反應,他慢慢地喜歡上運動,最後他竟然自告奮勇舉手要擔任體育股長,這讓我非常的感動。

這一年多來,我的能力不斷提升,學到更多不一樣的教學方法,這項帶得走的能力,讓我未來依然可以運用在教學上。來到這裡我不僅開拓了我的教學眼界,想法也越來越不一樣,漸漸地成為一位更多元的老師,讓我覺得自己有更多的能力為台灣的教育發聲,繼續為「教育不平等」的議題奮鬥。

我為教育的可能性而教,我為台灣而教。

鄭雅心
TFT第二屆教師
服務於雲林縣古坑鄉
台南大學教育系學士
紐約大學教育領導與政策倡議碩士
領有小學教師證

我是鄭雅心,我是第二屆的TFT教師,目前服務於雲林古坑。

我從紐約大學畢業後,和所有身邊的同學一樣,留在美國工作。在美國的那段日子,心裡時不時有一個聲音:不管我在國外發展得多好、融入得多好,我還是一個外國人。因此,我突然意識到如果我能貢獻任何一點自己的力量的話,我想回到台灣付出,不管是大還是小,因為台灣是我長大的地方,是我的家,是我永遠牽念的地方。

幸運的是,我因緣際會知道TFT這個組織,深入去了解TFT的願景和培訓計畫之後,我看見台灣在教育上需要力量的地方,而我也相信那個地方非常值得耕耘。但現實的阻力與掙扎也在此時猛烈的向我襲來,第一個掙扎是薪水上的落差,再來是家人的不理解與反對,但我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心裡有一個很深的地方,非常堅定自己有一個夢想,也非常清楚自己想回來的理由:讓台灣更好。

我的夢想是我們的社會可以更平等、更沒有資源上的落差,也因此在認識TFT之前也曾考慮加入NGO組織服務。但TFT讓我看見台灣教育資源不均的問題,讓我找到一個可以親自為理想實踐的窗口。在TFT的這幾年,我得到很多機會,也深化了許多想法與能力,對我來說,TFT就是一個集會點、一個平台,給了我很多磨練與成長的機會,然後在這些機會裡面,看見一個屬於我自己的機會:帶著這些能力做更多我應做、我能做、我想做的事情。

每個決定背後都有許多助力與阻力,我認為最重要的,是誠實的傾聽自己心底最深處的聲音,並且努力地實踐。老師的工作並不單單只是教學,我們面對的是我們的下一代。孩子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跟棟樑,投資教育不只是投資孩子,也是投資自己,更是投資我們的未來,這就是我們這個世代的責任─我們希望未來能有一個更好的社會,那就必須從現在開始努力。

出去是為了要回家,回家為台灣做點什麼。我相信改變的力量,相信這種力量是可以被落實在教育現場的,也相信這種力量可以向漣漪一樣擴散到更多領域。

我為土地而教,我為台灣而教。

許淙閔
TFT第二屆教師
服務於屏東縣三地門鄉
遠東科技大學機械工程學系學士
屏東原民部落「小頭目」

我是許淙閔,我是TFT的第二屆老師,目前服務於屏東三地門鄉小學。

我來自排灣族,從小在部落中長大。在部落中,我發現很多孩子是很有天賦的,但卻鮮少有人願意長時間地陪伴、栽培他們。所以我希望,自己能成為陪伴的角色,當他們生命中的老師。做決定的當下,其實是一段很艱難的過程。首先,由於並非教育科系出身,我常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擔任教師。此外,離開自己舊有的生活模式,迎向未知的挑戰,這樣的冒險其實帶來了很大的恐懼與壓力。但只要想到部落裡的孩子,想起他們備受限制的天賦,會讓我想不顧一切地陪他們走向更多元的可能,希望有一天,這些沒有自信的孩子,都能挺起胸膛,認同自己的價值,並能勇敢大聲說出:我是原住民,我來自這塊土地。本著這樣的信念,那些心理的壓力與包袱,其實也不算什麼了。

在當老師的這兩年內,我從TFT的培訓中學會如何去引導孩子們看見自己的內心,同時,我也開始重新認識自己,並學會如何愛自己、接納自己更多一點。在接觸孩子的過程中,我們學會彼此勉勵,探索更多的潛能和可能性,使自己有發光發熱的機會。而這樣的成長,也使自己有更多的立足點去面對身邊的問題,當朋友、學生、家人們處於這樣的狀況時,我能適時去引導,使他們擺脫讓人畏懼的陰影,重新地在黑暗中點燃一絲希望與光芒。

在TFT團隊中,我感受到的不只是大家對於教育的抱負與理想,更多的是彼此扶持、照顧與成長的力量,於是我們一起努力,展現出非凡的使命感。這樣的學習與交流,同時為自己的未來增添更多的可能性與挑戰。我相信,若更多人加入改變的革命,就能創造出更多的成長,讓我們一同用生命影響生命。

我為不畏縮的態度而教,我為台灣而教。

李珊
TFT第一屆校友
服務於台東縣海端鄉
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學士

我是TFT的第一屆老師,李珊,完成TFT兩年歷程之後,目前在花蓮豐田的五味屋工作,這是一個在地的非營利組織,和村子裡的孩子一起經營二手物商店,陪伴彼此走過生命中的酸甜苦辣。

大學時參與漁村服務社,寒暑假到澎湖與當地人交流,讓我對於教育不平等議題有了初淺的接觸;畢業前夕,偶然看見TFT的TED影片,於是,我決定用自己的力量捲起袖子,深入這個議題探究,和伙伴們一起從教育出發,為世界帶來一點改變。

在兩年擔任教師的期間,我彷彿經歷一趟深度自我認識的旅程,無數個脆弱與不知所措的時刻,TFT的團隊就像溫柔的網把我接住,陪伴我找到可以施力的方向,就像我們永遠願意等待孩子發光一樣。

自我認識與溝通能力的培訓課程,使我可以自信地前往下一個目的地。在不熟悉的環境下生存,往往會看清楚自己最真實的樣貌,慢慢的,我學會以溫柔而堅定的態度和每個人相處,原本在陌生環境中容易膽怯的我,開始敢於擁抱未知的課題。感謝在旅程中遇到的人,讓我學到生命中重要而課本不會教到的一課,因為這兩年的改變,我成為一個打從心底相信自己的人。

結束教師的兩年任務後,我離開體制內的教育,進入花蓮五味屋工作,這裡是當地孩子學習與活動的場所,在買賣交易中學習,在交流互動中成長。我希望自己不再只局限於學校的正規教學,而是離開固有體制,走進社區,陪伴孩子們感受在生活中學習的樂趣。希望經過兩年的成長,我可以繼續用自己的力量,把希望散播在更多不同的角落。

如果你願意為自己冒險一次,直視內心的脆弱面,並相信自己值得蛻變後的勇敢,邀請你,和我們一起參與這場溫柔的改變之旅吧!

我為改變而教,我為台灣而教。

李思慧
TFT第一屆校友
服務於台南市鹽水區
陽明大學生化暨分子生物學碩士
中央研究院研究助理

我是李思慧,TFT的第一屆教師,完成TFT兩年教學之後,目前在TFT後勤擔任教學領導力督導,也同時在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就讀創評所修習教程。

兩年前,原本是生物化學背景的我,是在中研院實驗室中擔任研究助理,當時想像的未來看起來跟教育毫無交集,但因為一本嚴長壽總裁的「教育應該不一樣」,開啟了我對偏鄉教育的眼界,也認為教育是一個翻轉社會的關鍵,它能創造並開啟下一代更多發展的機會,我決定不再等待別人來解決問題,而從我自己捲起袖子開始,選擇來「為台灣而教」。

短居台南教書的兩年,與其說我教給了孩子什麼,不如說是他們讓我看見,透過教育真的能讓孩子發揮他們的潛能,而教育就如一份沃土讓各式各樣的花朵綻放屬於它們的豔麗。孩子們的純真、笑容是每天叫醒我的鬧鐘,即便過程中有許難解的問題,學校的同仁及TFT的支持系統總是扮演重要的角色,不僅教導我如何去引導孩子,也幫助了我學習克服自己的軟弱。在這「教」與「學」的過程中,除了教導孩子學習,自己更是同步成長、學習,也看見自己生命不斷在突破,使許多不可能成為了可能。

如今,這些經驗,幫助我更珍惜每個可以學習的機會,也不害怕去面對自我挑戰的任務。也因此,我選擇將來要繼續投入在體制內,期許自己能與更多教育現場的前輩們,一起深耕在偏鄉,帶著孩子去想像、不怕犯錯,共同創造出屬於他們生命的花火,為這個社會帶來更有盼望的未來。

如果你也想成為改變的種子,看見自己與孩子更多樣的生命風景,一起為台灣而教吧!

我為希望而教,我為臺灣而教。

徐凡甘
TFT第一屆校友
服務於台南市柳營區
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學士

我是徐凡甘,我是TFT第一屆教師,我對於實驗教育有興趣,目前正在準備國外教育研究所。

當初加入TFT,是因為發現台灣偏遠地區的學習環境需要優質而穩定的師資,而自己同時也很認同TFT的理念與模式。於是也沒多想,便決定加入TFT的教師行列。

這兩年的培訓中我遇到了許多仰望級的教育前輩,他們讓我對於「教師」有了寬廣深遠的期待,也從課程中體會到老師能發揮的影響力,遠遠不只有教學專業,還有班級、學校、社區,甚至教育制度與政策等層次。而最寶貴的磨練發生在教室裡,規劃教案需要豐沛的理解與創造力,教學需要細膩的表達及應變能力,班級經營需要精準的管理及溝通能力,除此之外,面對充滿挑戰的教師日常,更需要情緒調節、挫折恢復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。從什麼都不懂到漸漸能沉著應付,我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兩年前空懷理想卻缺乏磨練的大學畢業生了。

我以TFT為榮,因為它讓許多來自不同領域的年輕人有機會投入教育,激盪出充滿想像的教育可能。結束兩年的教師工作後,才發現教育的旅程正要開始,我們會像一顆顆種子四散各地,而改變的希望將在遍地中慢慢茁壯。

歡迎你,加入我們的行列。

我為愛而教,我為台灣而教。

伍麗華
屏東縣原民處處長
屏東縣三地門鄉國小校長

來自屏東、擁有原住民血統的伍校長,深耕偏鄉教育超過20年,連續參與兩屆TFT教師的評審,也作為兩位TFT老師(文國士、許淙閔)的校長。

2016年2月,她在自己的社群網頁上,寫了一封給TFT文國士(國國)老師的信:

親愛的國國:

早安!那天,你開始嘗試了「全英語教學」,我跑去紀錄下這歷史性的鏡頭後便離開。不過我猜想你一定希望我留下來看。晚上,你把教學錄影放上臉書,請我們給你一些指教。

我的回應遲到了十天。我不是忘了,而是每一天都在等待適當的時機。我相信你一定很在乎我的回應,因為你是如此的渴望著成為一位好老師。

而我想告訴你:我比不上你。這是我的肺腑之言。當年的我比不上現在的你,現在的我比不上未來的你,確實是如此。

去年,我在TFT的甄選中見識到你們的「好」,而我的任務是幫孩子找到對的人,然後將你們帶來孩子的身邊。這半年,你沒讓我漏氣,你確確實實地在用生命去影響孩子的生命。我看見孩子們深深的愛上你,連同他們的家人也都不例外。我在你背後安靜地欣賞這一切,這是我所能想到、所能見到最美的姿態──愛一旦發生,一切終將變得簡單。

我看見你的六個寶貝,有五位拼了命考出100分;我看見其中一個寶貝蛋,一大早來宿舍敲門吵著寫功課……,這都是因為你啊!你走入每個孩子的家庭,你的陪伴讓孩子找到願意努力的理由。親愛的國國,我將你遺留在海拔850的分校,因為那裡需要你。一個人最強的時候,就是感到被需要的時候。依照你目前的狀況,我相信你已強壯到足以保護我們。

我昨天去了隔壁縣市的某個深山小學觀課。我看著那位英文老師和她教室裡的四位孩子,心裡竟想著你,想著你教室裡的「溫度」和「味道」。對,教育失去了「人味」就不是教育,這就是為甚麼我選擇這時候回應你的原因。在你的教室、你的教學,我看見你讓孩子愛上你、專注在你,這當中是用了什麼教材、教法,我想那是一種藝術,而你已經找到了。

我為你們感到驕傲,為這裡的孩子們感到幸福!

珊媽
李珊媽媽

大家好,我是第一屆老師李珊的媽媽,大家都叫我珊媽。兩年前李珊快畢業時,突然跟我說她想去甄選TFT教師培訓計畫,甄選上之後會到偏鄉服務。我聽到的當下非常震驚,難以消化這個訊息。李珊是我手把手帶大的,我非常呵護她,甚至可以說是「伺候」她吧!(笑) 現在她突然站在我面前說出這番話,我的第一個反應當然是捨不得讓她去那麼偏遠的地方,怕她吃苦。但她就這樣堅定地站著,對我說她很確定自己在做什麼。於是我先暫時放下自己感性上的捨不得,重新思考自己是不是想法上陷入了固有的模式。一直以來,我總是替李珊安排好一切,不停告訴她怎樣的選擇有利、怎樣的選擇有弊,我習慣用自身的經驗引導她往我認為安全的方向成長。我想到李珊常說她在我的掌控下待太久,沒辦法成長,以前不特別覺得她說得有道理,但現在再想,我忍不住為這句話心驚,也突然轉念了:我想是時候讓她帶著自己的理想出去飛一回了!

李珊以前是個有點自閉的小孩,小時候坐電梯時總喜歡躲在我身後,怕遇到別人,跟外人交談時也不敢正視對方眼睛。但當我看見李珊上台分享兩年來的經驗與自己的理念時,我突然有點不敢相信她是我一直寶貝呵護的那個孩子,不敢相信她此刻正自信地在台上侃侃而談。那一瞬間我就知道李珊做了對的決定,她帶著理想和勇氣飛出去,並帶著成長和改變飛回來了。看到這樣的改變,我很慶幸當初決定放手讓她去飛,我相信這兩年來她一定吃了許多我看不見的苦,但也因為這樣的磨練,讓她進化了,培養出領導力、表達力與思考力,這些是可以帶著一輩子的能力,別人搶不走的。如果當年畢業她聽我的話去讀研究所或去公司上班,可能到今天只是多了資歷跟年資,繼續在我的掌控下過人生,而無法神采飛揚地站上台說出許多自己的理想和人生展望。

回來後,李珊提了好多的理想與接下來的可能性,可能創立基金會,也或許是創業,這些都有可能,這兩年的經歷讓她開拓了眼界,也拓展了未來更多的可能性,聽到她說這些話,我的感觸是覺得這兩年真的很值得,年輕就是要出去拚搏,年輕就是有本錢出去闖一闖,創造更多不一樣的可能。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力量,只是要學會如何運用力量支撐自己、支撐他人、支撐整個社會。在TFT,我看到一群年輕人,來自各個不同領域,傾全力發揮他們的能力,一起為了同一個目標努力,真的很感動。我想身為家長,能做的就是去理解、去傾聽我們的孩子,一起支持他們的決定,做他們最堅實的後盾。最後我想說,如果你從小呵護的寶貝孩子也有志願想要進入TFT服務,真的很幸運也很有福氣,因為你的孩子很勇敢也很善良,願意看見社會的需要,實際貢獻自己的力量。孩子在TFT的培訓計畫磨練過,帶著信仰與愛去偏鄉服務兩年回來後,你會看見他們眼睛裡的光芒是你前所未見的,你會深深為他們驕傲,為他們雀躍,並感謝自己當初的決定。

讓我們一起為台灣而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