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師資是學校最重要的資產,當孩子們有位熱愛學生、熱愛教學、且有教學專業能力的老師,對偏鄉教育是最有效的保障。我看見 TFT 的老師真實地用生命去影響孩子的生命,看見孩子們因為老師們的陪伴,而找到願意努力的理由,願意一大早到老師的宿舍敲門吵著寫作業。我為你們感到驕傲,為孩子們感到幸福。」

——前屏東縣地磨兒國小校長 伍麗華

在台灣,孩子的出身決定他們的未來

台灣面臨嚴重教育不平等的問題,孩子的教育成就與社經環境高度相關。社經條件較弱勢的孩子,相較同齡環境較優勢的孩子,學習表現甚至落後六到七年之多。而孩子教育成就的重要關鍵,在於教師的質與量。

12% 學生未達現代社會基本門檻

在 2015 年 PISA 跨國科學測驗中,台灣高達 12% 的學生未具備「完整參與現代社會」所需的基本學力,高於越南、日本、香港。

台灣學生學習落差,高居世界前 5

台灣學生之學習落差極大。以科學為例,表現最好和最差的學生之間的學習落差,相當於六年的教育程度,在受測的 76 個國家地區中排名第 4。

弱勢家庭學生易落入低學習成就

台灣學生的成績高度反映學生家庭背景,教育公平性低於成績相近的國家。以數學為例,台灣社經背景前後段學習落差估計逾 4 年,在受測諸國中排名第 2。

教師的「質」與「量」,是教育平等的重要關鍵

台灣的教師短缺是造成學生表現差異的主因之一。2012年的PISA 資料分析顯示,台灣的教師短缺指標每增加一單位,學生的數學表現則顯著的減少26.1分,遠高於其他國家的平均。

同時,國內外教育研究、以及許多現場資深校長都已累積共識:在學校教育中,「老師」品質對於學生的學習歷程影響最為深遠。著名教育實驗Project STAR也指出,一位好老師的投入對教學品質的影響力遠大於其他因素(如師生比、設備完整程度...等),並能一定程度地補足家庭背景所造成的學生學習差異。

偏鄉師資短缺及高流動,影響孩子的受教權

台灣偏鄉常因交通位置與生活機能等因素,導致教師的招募與留任比市區更困難。每逢開學,偏鄉學校仍聘不到教師的報導履見不鮮。即便今年找到老師順利開課,學校仍需擔憂明年留不住老師的情況。教師的高度流動及素質參差不齊,在在影響了偏鄉孩子的受教權。

「老師,你還會不會回來?」

有許多孩子,到了開學還等不到老師來上課;有許多孩子,還來不及適應,眼前的老師就已換人。他們看著眼前信任、依賴的老師,心中想的卻是「老師,你還會不會回來?」在這些孩子成長的過程中,擁有一個好老師給予穩定的引導與關懷,成為奢侈的想望,他們的學習歷程因為老師的來來去去顯得破碎而斷裂,學習品質也難以把關。

拉拔孩子長大,需要整個村落的力量。

面對這些龐大的不平等,改變不只可能,還是必須。如同哈佛知名社會學家Robert Putnam在《階級世代》一書中所提:我們必須將所有孩子都視為「我們的孩子」,以集體的力量來養育,用不平等對待不平等。
但,改變何其難;千頭萬緒,該從哪裡開始?

2016年六月號的經濟學人指出:優秀老師消弭貧富差距。教室,是個讓奇蹟發生的所在,要讓奇蹟發生,必須有優秀的老師。

PISA計畫負責人安卓.施萊瑟(Andreas Schleicher)也說:最好的老師,應該要留給最弱勢的學生。我們捐了許多愛心,但其實最難捐的,就是自己──自己寶貴的時間、青春與未來。錢、衣服、電腦、圖書館都很重要,但若沒有夠多對的「人」,它們都沒有辦法發揮最大價值。

確實,孩子最需要的資源,是「人」,是有愛與榜樣的老師。

Teach For Taiwan期許從這裡開始,成為創造改變的力量。

TFT的改變理論

我們相信要改善「教育不平等」,需要多元人才的長期投入,透過以下幾個層面來創造改變:

招募多元青年人才

TFT在尋覓富使命感與具領導潛力潛質的你成為老師,並承諾至偏鄉地區的小學進行至少兩年的教師工作。

教室內的改變

兩年期間,TFT提供500小時紮實培訓課程、完整督導系統與外部資源,協助TFT教師鍛鍊卓越的教學力和領導力,以期給孩子不斷向上提升的教育水平,從教室裡開始創造改變,一步步協助孩子建立健全的自我認同、提昇其學習動機與成效。

教室外的改變

從教室內往教室外走,更深一層的改變才有機會發生。學校、家庭、社區都是老師帶動學生學習的重要夥伴,走入孩子的生活環境與文化脈絡,從中找尋契機,帶動周遭的人們協力為孩子創造更多可能。

系統性的改變

走過兩年歷程,TFT老師們將帶著在第一線累積的能力和視野,成為「校友」,有些校友會選擇繼續留在教育現場深耕,也有校友可能進入政府、媒體、學界、社區組織等領域發展,成為轉動改變的巨大齒輪,共同終結台灣教育不平等的問題,讓孩子的出身不再限制他的未來。